美国富豪完败英伦阿斯顿维拉前老板如何被英国足球伤透元气

投资一个职业球队,对很多商人来说有着难以抗拒的魅力——座无虚席的体育场、飘舞的旗帜、呐喊的人群,还有取胜后的狂欢,一切皆因你而起。

“富二代”兰迪·勒纳(Randy Lerner)是信用卡公司MBNA的主席,也是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NFL克利夫兰布朗队的老板。

2006年8月25日,勒纳支付了1.18亿美元全资收购了英超球队阿斯顿维拉,成为了首批入主英超俱乐部的外国老板。此后十年,勒纳的身边加入了俄罗斯的寡头、中东富豪、美国企业家和亚洲新贵。他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走到了一起——英国足球有钱赚,收购俱乐部有面子。

英超联赛建立于1992年,当时全部球队的价值才是1亿美元,现在他们的身价翻了150倍,超过了150亿美元。看起来,任何在这个过程中入伍的老板,都能像射空门一样轻松赚一大笔钱。

掌管NFL布朗队时,勒纳也总是和老板、高管们打交道,虽然面对的人三教九流,但是大家都还是在统一认同的行业规则下行事。但是,英超联赛则是另一番光景。

在英超,保级永远优先于商业原则。因为,一旦从英超降级,俱乐部能从联赛获得的电视转播、比赛奖金收入都会骤降。

而NFL则不存在这种制度,即使成绩再烂,大家也不会将你扫地出门。但是英超底层的俱乐部,几乎每周都要掐指算算自己在英超还剩多少时日。

这种惊惶不安会导致俱乐部管理层病急乱投医,为了安抚球迷,搏命似的给某个不靠谱的球员大合同,毫无预兆地解雇教练。

“那种高压和喧闹,”勒纳回忆起来,“会抽空你头脑中的理智,或者你成为混乱的一部分。”

勒纳不将自己定位为体系的颠覆者, 不同于他的美国同胞,他并不想将维拉美国化。他始终带着一个“闯入者”的小心翼翼,甚至是内疚感,为一个落魄俱乐部做守门人。

他知道英国球迷对坐着私人飞机、出入贵宾包厢、一口美式英语的美国商人保有警惕和抵触。为了不让球迷反感,他尽量减少自己在媒体上的曝光;不能亲自到球场去观赛时,他会打破家里“不看电视”的规矩,打开家里唯一一台电视机完整地看一场维拉队的比赛;他甚至在自己的脚踝纹了一个俱乐部的Logo。

为了保护俱乐部的名声,商人勒纳开始和钱作对。有两个赛季,勒纳拒绝将啤酒、航空公司或者赌博公司的名字放在俱乐部球衣胸前,而为一家儿童关怀基金打广告。因此,俱乐部每年损失数百万英镑。

但是,勒纳很快就意识到,这些“雕虫小技”的作用有限,想要赢得英超球迷的心,就得舍得给大牌球星花钱。

在维拉大胆花钱的第一个赛季,他们送出了1.3亿英镑(1.65亿美元)来购买球员,在世界范围内这都算大手笔。这还只是为球员支付的转会费,这些人进球队之后的工资更是天文数字。但是这样的支出收获了短期效果——2006-07赛季排名联赛第11位的维拉,在随后三个赛季都进入了联赛前六。

烧钱经营下,大多数俱乐部能够收支平衡就很开心了。但是,这种有去无回的投资违背了勒纳作为商人的任何认知。

勒纳又将英超和NFL进行了对比。买下一支NFL球队,老板可能花了相对更多的钱,但是此后的追加投入大多只是自由球员签约的费用,联盟的收入分成可以覆盖运营成本,球场维护有当地政府帮助。但是,买下一支英超俱乐部,你相当于打开了一个泄洪的出口,只不过流出去的都是你的钱。

勒纳在这种“买买买”的狂热中选择了冷静。2010年,他逐渐收紧了支出的幅度,在俱乐部经营中逐渐放手。

曾经让他兴奋的事情现在已经失去了魅力。他不再享受维拉公园的欢呼声,不再期待随队去客场作战。甚至在2015年维拉打进足总杯决赛对阵阿森纳,坐在球场内以维拉球迷身份和威廉王子聊天,看着球队被阿森纳以4-0暴击,都让他坐立不宁。

老板分神也导致了球队意志的涣散,阿斯顿维拉陷入连年为保级而战的泥淖。2016年春天,维拉输给曼联后,终于铁定降级。

勒纳自己也受够了,他想要出售球队已经不是个秘密。2016年5月,中国富豪夏建统花了6000万英镑,将勒纳从英超中解脱出来(现在夏建统也在出售球队)。

其他资产为他带来的收益差不多抵消了他在维拉的损失。但是,这次英超之旅足以成为他心头一颗拔不掉的刺,就像那个还纹在脚踝上的维拉Logo。

尽管结局不完美,勒纳唯一自豪的地方在于,他的命运是自己掌控的。“看起来,英超想把我啃到渣都不剩,但最后,我还是自己把手伸进了它的喉咙,说‘现在把我吐出来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