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人被选中?CBA选秀没有输家

3人退出训练营,20人体测全部挂彩,极有可能出现0人被选中的情况——CBA选秀一出场就遭遇尴尬。20年来,体育局几乎垄断CBA与下层建筑的桥梁,这次看似不成功的选秀能给CBA带来些什么?

今年5月份,中国篮协公布《港澳台球员、大学生球员等参加CBA联赛实行统一选秀》试行办法,CBA选秀制度浮出水面,但谁也不知道,这份长达2000多字的通告,能给20岁联赛带来什么?7月24日,历经两月,CBA选秀训练营正式展开。北京体育大学大鹏馆,迎来联赛选秀元年的前哨战。

自选秀球员名单公示之日起,联赛“新生儿”便开始受挫,在仅有的23人参选人数中,20人报名CBA。WCBA仅3人,这意味着在女子组选秀中,都难以组成两支队伍进行5V5对抗,可谓惨淡。屋漏偏逢连夜雨,选秀训练营开营首日再遇尴尬。2人在未参加集训的情况下直接退出,选秀当天又有一名球员未到现场,直接放弃选秀机会。

整个剧情在往消极一面续写。在当天训练营4项体测当中,20名选秀球员的成绩不甚理想。在进行的CBA体测标准的2分钟强度投篮与折返跑(速度耐力测试)测试中,折返跑难倒了大多数大学生球员。以速度耐力测试为例,CBA的标准是,身高1.95米以下的球员62秒达标,1.95米至2.05米的球员64秒达标,2.05米以上的球员66秒达标,但大学生球员的普遍测试成绩,都与标准差得很远。当天没有一名球员的成绩进入1分钟之内。

“在我们当时这个年龄,都是能蹦能跳的”,前中国男篮名宿单涛是此次选秀教练组的成员之一,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了“不满意”。

在卧推负重和深蹲负重测试中,20名选秀球员再度掉队。以卧推负重为例,参照去年CBA体测标准,测试球员在100秒内完成80公斤杠铃的卧推,以最后卧推的总重量相对值(卧推重量体重系数)为标准进行评分标准,计算公式为:卧推重量系数=(80kg×蹲起次数)/体重。以体重90公斤为测试线,设置个人综合得分线,运动员必须超过个人综合得分线,最后以卧推重量体重系数13(90公斤以上为14)为合格92分,系数达到21(90公斤以上22)为满分,深蹲负重标准同上。在最后17名选秀球员的卧推测试结果中,有9人未过及格线成。

据相关知情人透露,在20人参加CBA选秀的球员中,大部分人皆已从大学毕业,球员基本上已经找到工作或获得学校的保研资格,在他们眼中,来CBA选秀更像是他们投出的众多简历之一。这一心态也导致很多球员在选秀前的两个月期间内未能保持在高强度的训练状态中。

“上了一段时间的班,坐办公室久了,肚子上都长肉,更别提练习。”,来自西安交通大学的贾天尘调侃着跟记者说。23岁的贾天尘在19岁时曾是北京青年队的一员,一度入选U18国青队。在青年队中,与贾天尘同级的朱彦西、翟晓川都或早或晚地上了一队。由于首钢队的控卫竞争激烈,阵容中有老马、李学林,方硕、陈世冬等人,司职控卫的贾天尘难有施展机会。此后贾天尘回到家乡就读于西安交通大学,且转战CUBA赛场,“家是西安的,很早就来北京青年队,回西安的话也能多陪陪家人。”

26日训练营对抗赛后,贾天成并不满意自己的表现,“如果之前系统训练过一段时间,不会是这样。”虽然现实很残酷,但贾天成打职业赛场的梦想从未停止过。

训练营中有许许多多类似贾天尘这样的球员,假设不能成功进入CBA,这些大学球员都有第二选择。参照篮协公布的选秀状元薪资标准,最高的状元为30万,随顺位高低递减。若对比最低顺位的薪资标准,跟他们现在找到的工作相比,并没有高出多少,既然普通工作更安逸,为何还用身体去搏命?

已经打了多年大学生联赛的曹芳早已经是位颇有名气的街球明星,因已完成本科学业且因年限规定无缘再战大学生联赛,如今曹芳通过选秀进入CBA赛场,这也是绝大部分大学生球员参加选秀的原因。但对于未来能否成功进入CBA,曹芳本人并不乐观:“他们(CBA职业队)都比大员强壮得多,速度也快得多。我之前打CUBA,虽然有点矮,有点瘦,但是能力足够用了,确实感觉身体上差距很大。”[详细]

CBA选秀处子年在球员这头遭遇了尴尬,那么CBA的俱乐部们又是怎样的态度呢?自从篮协出台选秀制度,CBA20支球队虽未有抵触之情,但也都不愿做“第一个吃螃蟹之人”。

在2天的训练营中,CBA和WCBA俱乐部,虽然都派人前来观摩大学生球员的训练和比赛,但真正对大学生球员抱有期待的俱乐部只是极少数。像新疆这样的CBA豪门甚至明确表示,他们在后面的选秀大会上,肯定不会要任何大学生球员。不过由于篮协明确规定,俱乐部若不派遣代表前来,将面临罚款,新疆方面无奈只能派个代表前来走个过场。

CBA选秀中的“倒摘牌制度”也难令俱乐部满意,即按上赛季成绩高低,成绩最差的球队将有优先选择权,成绩最好的球队只能在最后选择,同时球队间的选秀权不能交易。上赛季CBA排名第20位的是重庆男篮,他们将拥有CBA状元签,但大部分需要补强的球队只能“看天吃饭”,越往后的球队将难以选择自己心仪的球员。加之目前很多大学球员并不符合俱乐部的要求,兴趣大减也有因可循。

浙江广厦是20支俱乐部唯一对CBA选秀持有积极态度的球队。在选秀名单公布之时,广厦曾特意邀请北京工业大学的明星后卫曹芳到球队试训。对于曹芳的到来,广厦男篮总经理刘全胜只是称“听说他不错”,但到底水平怎么样,他也不清楚。

在一段时间训练之后,广厦主教练李春江也对曹芳的问题直言不讳:“目前来讲,他的身体条件、个人能力,跟CBA有一定差距。从对抗上就很能看出来,大学联赛的对抗和CBA的对抗强度相比要差一些,他比较年轻,身体也很单薄,没有防守的前提下,他可能投篮挺准,但是有了对抗之后,差很多。”

曾令旭一直被视为大学体育和职业体育结合的代表,但他自己也曾坦言这种转变非常不易。

纵观CBA20队,佛山男篮在引进大学球员方面最为成功,曾签下清华大学的曾令旭,轰动一时。2010年的夏天,佛山队来到北京集训,和清华大学打了几场热身赛。虽然最终佛山队赢下了比赛,但过程让人大跌眼镜,球队被一支大学队打得毫无面子,而那场比赛曾令旭拿了30多分。“我们和清华打的第一场比赛,一直打到最后才赢。”佛山队董事长陈骏伟回忆说,“当时曾令旭给我们的威胁太大。”

巧合的是,拥有美国教育背景的陈骏伟对大学球员别有青睐,以至于在那场比赛之后,随即和时任佛山队副总经理的徐建斌商量,决定签下充满灵气的曾令旭。而一向办事利索的陈骏伟马上就开始运作这件事,他首先找到曾令旭的父母聊天,又找曾令旭沟通。最后佛山为了表达诚意,在曾令旭还没有毕业前就与他签订了一份五年的合同。

初入CBA的曾令旭也曾难以适应联赛高强度的对抗,“感觉大学四年的训练量太少,自己和身边的对手不在一级别上”,曾令旭在接受采访时如是说道。好在佛山男篮有意栽花,期间屡次将曾令旭送至美国加强训练,加之曾令旭个人方面的付出与努力,上赛季的曾令旭入选全明星首发阵容,成为大学球员在CBA的成功案例之一。未来是否继续引进大学球员?陈骏伟表示:“只要球员不错,我们还会继续要。”[详细]

CBA选秀制度在出世之时,曾被媒体嘲讽山寨色彩极浓。即便是被山寨的NBA,选秀之初也有诸多槽点。NBA选秀从1947年就已建立,初期的时候曾有过通过掷硬币决定状元,以及后来的信封折角、信封冰冻的阴谋论。在1966-1984年期间,联盟采用了投币的方式来决定东西部两位副班长谁获得状元签。状元签由投币定夺之后,剩下的签位直接按照常规赛的战绩倒序排列。丑陋的选秀经过时间的积淀,如今的NBA选秀已建立成一个完善的系统,更有丰富的趋势。

同理,CBA选秀萌生之日,也如同一场闹剧,恐将面临0人被选中的尴尬。联赛20年长河,体工队和体育局几乎垄断CBA与下层建筑的桥梁。上赛季京辽总决赛,双雄会总计12名辽将,占据半壁江山。辽宁系一直是体制球员的高端品牌,包括广东队的周鹏、王仕鹏。CBA20队中大部分的球员,9成以上皆由体育局输出。

NBA成功的选秀机制是以其发达的大学联赛为前提实现的,这恰恰是中国篮球最薄弱的一环。

“只要有5个人进入CBA,对我们就是鼓励,选秀制度将在未来打破CBA和CUBA之间的鸿沟。”联赛办公室负责人张雄看来,由于是第一年选秀,不会对成果有太高期望,但起码是好的转变。联赛办公室也极为呵护联赛“新生儿”,分别选派柳继增(前国家女篮主教练)以及单涛(前中国男篮、北京男篮名宿),为20名球员创造与国家级水平教练对话的机会。

单涛在训练营中指导了2天,看完这帮孩子的训练之后,评价道:“你看看当时我们那代人吃的什么?再看看现在这些孩子,根本不用考虑吃不饱、训练环境差的事儿。其实这帮孩子天赋、素质不比我们当时差,但是在大学的环境,还是缺少一定系统训练。我们当年训练一天,都要换好几件T恤。要真正说CBA与CUBA的差距,就是缺练,包括各方面,速度、耐力以及力量。”

柳继增也是本次被选派到选秀的国家级教练之一。对于这批选秀球员,柳继增评价说:“这次来选秀的大员,我自己感觉,全国最好的大学球员都来了,但只是来了一部分,有一部分人可能已经找到工作没参加上。”

至于选秀期间大学球员表现出的水平,柳继增认为有多方因素构成,其中有一点极为致命,大学缺少专业型的教练。这批教练并未体验过顶级职业联赛或者执教经历,甚至他们也不知道用一个什么标准去训练自己的学生,让他们去立足职业场。若增派高水平的教练前往CUBA执教,提升CUBA球员的质量,选秀成功几率无疑进一步提升。

从整体上来讲,CBA选秀为大学生篮球运动员打开一条路。“你没有选择工作念书,但CBA大门永远向大学生敞开,也是大学篮球运动员的毕业的另一选择”,柳继增说,“倘若真选不上,训练营能让孩子接触高水平训练,这点还是有好处。”

2天的训练营,一天两练,一次练习为期2小时。客观上说,对于这批大学球员能力的帮助意义不大。但8小时的高强度训练让很多球员认识到自身与CBA联赛间的差距所在,也告诉了CUBA的教练员他们的训练水平和CBA的差距。即便今年的选秀真的出现无一人选中的结果,这对CBA和CUBA来说都不是一件坏事。CUBA的球员们可以借鉴这次选秀的经验提高自己,CBA也能从此准确的认识到CUBA球员的能力和不足,从而对他们进行有针对性的帮助。大学体育和职业体育的这扇门早晚应该打通,而今年也许迈出的就是这破冰之旅的第一步。[详细]

俗话说,万事开头难。CBA选秀的处子秀也许没有想象中的完美,但的确为大学球员打开了新的一扇窗。选秀制度的出炉对于一个联赛而言,利大于弊,一为联赛选材拓宽了道路,二也为志在打职业联赛的大学球员提供一条追梦之路。

踢出全中超最漂亮足球的富力,在前南主帅斯托伊科维奇带领下,他们为中超注入了一股清流。富力在证明,足球,并非只有大投入才能够出成绩。打造属于南派足球的风格,他们在挖掘广东足球未来,富力一直在努力。

这令人不禁想到人机大战全部结束后的发布会,华学明领队有些哽咽得站在台上说:“我们改变了历史。”而这件事,人的一辈子,有一次,足矣。

5月24日晚,中国足协连发的两则公告如同春日惊雷,炸响了整个中国足坛。让我们暂时不去评价新政的好坏,先看看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其他人是怎么做的。

在中国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是极端人群中更狂热的人,他们的存在让中超更火爆,也让中国球迷的名号远播世界。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