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特伦德戛纳梅开二度朴赞郁宋康昊双双获奖

当地时间5月28日晚间,第75届戛纳电影节在蔚蓝海岸落下帷幕。最终,瑞典导演鲁本·奥斯特伦德的《悲情三角》,拿下最高荣誉金棕榈大奖。亚洲电影人也收获颇丰,韩国导演朴赞郁和男演员宋康昊、伊朗女演员扎拉·阿米尔-阿布拉希米占据三个奖项。此外,今年戛纳在评委会大奖和评审团奖两个奖项上,罕见地落下“双黄蛋”。

《悲情三角》讲述一艘云集了青春靓丽的网红模特、上流阶层的富豪以及为他们服务的工作人员的豪华游艇突遇事故,驻留荒岛,导致阶层颠倒的荒诞故事。影片的本质,还是延续了奥斯特伦德作品一贯的对于西方资本主义社会以及上流阶层的嘲讽,但借助的是最通俗和最多人能共情的笑料,在戛纳放映时,影厅的氛围也是相当轻松。因此,该片的口碑虽然相比颁奖前的金棕榈大热门《亲密》和《分手的决心》都要低(两者的“烂番茄”好评度分别为93%和92%,《悲情三角》为71%),但在如今的电影奖项评选中,往往不是最多人欣赏的,而是最多人不讨厌的作品能最后胜出。

在戛纳电影节各奖项中,相当于第二名的评委会大奖和第三名的评审团奖,今年都由两部作品并列拿奖。呈现两个男孩的成长及彼此关系变化的《亲密》和改编自丹尼斯·约翰逊同名小说的《正午之星》获评委会大奖。《亲密》是比利时导演卢卡斯·德霍特的第二部剧情长片,他的长片处女作《女孩》曾在2018年的戛纳电影节上一鸣惊人。《正午之星》则出自法国导演克莱尔·德尼之手,聚焦1984年的尼加拉瓜革命。比利时青年导演菲力斯·范·古宁根和夏洛特·冯黛梅尔许的《八座山》与波兰著名导演杰兹·斯科利莫夫斯基的《驴叫》拿下评审团奖。

韩国导演朴赞郁凭借兼具悬疑和浪漫色彩的《分手的决心》,拿下最佳导演奖。该片由中国演员汤唯和韩国演员朴海日主演,是朴赞郁第三度在戛纳有所斩获。2004年,他的《老男孩》获评委会大奖;2009年,《蝙蝠》获评审团奖。《分手的决心》拍摄于新冠肺炎疫情期间。“我们看到彼此就害怕极了。”朴赞郁在致辞时打趣说,“但我们最终战胜了病毒。我也确信,因为电影工作者的努力,我们都能战胜恐惧,人们也会重新回到电影院里。”

演员奖项方面,韩国演员宋康昊凭借日本导演是枝裕和的《掮客》获最佳男演员奖,他也是韩国第一位获此殊荣的演员。最佳女演员奖由伊朗演员扎拉·阿米尔-阿布拉希米凭借《圣蛛》获得。该片由欧洲投拍,讲述伊朗女记者深入马什哈德,调查当地女性性工作者连续死亡的真相。阿米尔-阿布拉希米在致辞时激动地表示,“我走了很长一段路,才抵达今夜的舞台。这段经历不是什么轻松的故事。它布满羞辱,但我还有电影;它溢满孤独,但我还有电影;它充满黑暗,但我还有电影。”

被问到两人的获奖对于韩国电影的意义时,朴赞郁表示,“并不是仅对于韩国电影有意义。我的作品里有中国演员,《掮客》出自日本导演之手,我觉得现在亚洲电影人和资本的交流本身就很有意义。欧洲电影人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起,就合作拍摄了很多优秀的作品。如今,无论是以韩国为中心也好,抑或是以别的地方为中心也好,希望这样积极的交流能更多地出现在亚洲电影里。”

说到亚洲电影人的交流,汤唯这次没能凭借朴赞郁的《分手的决心》拿到戛纳最佳女演员奖,令许多人倍感惋惜。有网友质疑,担任评委的伊朗导演阿斯哈·法哈蒂偏袒同胞,力促扎拉·阿米尔-阿布拉希米获奖。先不论真相如论,但评委在欧洲三大电影节上为同胞说话的前例,可谓不胜枚举。1989年,谢晋担任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评委,努力说服其他评委将金狮奖授予侯孝贤的《悲情城市》;1994年,克林特·伊斯特伍德担任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评委会主席,名不见经传的昆汀·塔伦蒂诺凭借《低俗小说》拿到金棕榈大奖;2007年,张艺谋担任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评委会主席,李安的《色戒》勇夺金狮奖……

今年的戛纳电影节上,虽然各种长片单元,都没有中国电影的身影,但短片方面,中国电影人却有相当亮眼的表现。由陈剑莹执导、姚安娜主演的《海边升起一座悬崖》获得最佳短片金棕榈奖;黄树立执导的《当我望向你的时候》赢得短片酷儿棕榈奖;李家和执导的《地儿》在“青年电影”单元(原“电影基石”单元)获得二等奖。在中国电影连续两年未现身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大背景下,这样的成绩还是让人对未来怀抱希望。

特别奖:达内兄弟 《托里和洛奇塔》(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