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李一诺一个“有故事”的捐赠人

是把一土学校ETUx的活动收益捐赠给C计划,让1000位农村教师可以参加21天的线上课程;

每一个故事,不仅仅是表面的一种陈述,我所理解的故事的本质,是在于当故事的走向发生每个细微改变时,我内心所产生的声音,以及它能牵动的能量。

说起来还是在麦肯锡的时候,当时我的收入还算是可以的,于是就想着每个月都拿出一点钱,来支持一些需要捐赠的项目。当时苦于我对公益并不很了解,总觉得没有找到特别心仪的项目。而如果说到我的“捐赠启蒙”,可以追溯到我妈妈支持国内的一个“一对一”资助农村孩子的项目,坚持了很多年,所以这也可以说是我的一种小小的公益感情吧。

宝贝们,我是今天的晚安妈妈一诺,虽然我们离得很远,但其实在小小的地球上,我们又好近。夜晚来了,是我们转到了太阳的背面。明天,我们又会一起转进阳光里。太阳永远没有消失,只是有时候看不到她。所以我们现在一起进入梦乡,明早一起迎接明媚的朝阳,好吗?晚安宝贝

我在录制这个“晚安宝贝”的时候,想象着我在出差的晚上,给家里的宝贝们打电话,和他们说晚安。在这个“晚安宝贝”的项目中,有一个12岁的小女孩,叫小英,她说当她听到那一声“宝贝”的时候,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因为小英从小就没有妈妈,从来没有人叫过她宝贝,妈妈生下她后就把她留给了农村的奶奶,从此再无音信。

在一遍遍的“宝贝”呼唤中,孩子们原本因为分离造成的心灵创伤,正在慢慢被治愈。

孩子们给歌路营写小纸条,即使上面涂涂改改,即使有的语句并不通顺,但也难掩他们被爱的激动:

在中国,有超过3000万义务教育阶段的农村孩子,平时寄宿在学校。他们很少见到自己的父母,于是晚上偷偷躲在被子里哭。

所以当歌路营创始人杜爽,带着一千零一夜的“晚安宝贝”项目邀请我加入的时候,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首先因为这个项目的捐赠形式很特别,它邀请大家录制30秒的语音,随着睡前故事一起播放给中国100万留守儿童,跟他们道一声温柔的“晚安宝贝”。

将心比心,作为一个妈妈,我疼爱自己的孩子,我也希望天下所有的孩子都能得到父母的疼惜。每每听到留守儿童的故事,我都会觉得非常难受,怜爱他们,希望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在歌路营的这个“晚安宝贝”项目里,它主要的捐赠方式是声音,用声音去抚慰留守儿童那颗脆弱不安的心,用声音去建立了某种心灵链接,让孩子们有了希望。这些捐赠的声音里,饱含的都是大家对留守儿童的大爱。

2014年1月份,我开始创办了“奴隶社会”公众号,后来出版了第一本书《女神经过》,是属于“奴隶社会”所有作者的书。

这本书的稿费收入大概有六七万,大伙儿商议了一下,即便把这些稿费分到每个人手上也就几百块钱,不如把它凑个整数捐出去,发挥更大的效用。于是大家凑齐10万块,把它全部捐给了银杏基金会,协助公益传播。

其实是因为当时的我已经意识到了:传播的力量是非常大的,尤其是对于公益组织而言。

“奴隶社会”最开始的时候,大部分发的文章主要是一些职场事业、家庭类的,也就是所谓的主流形式文章,积累了不少粉丝。

当时因为我身边有不少的同事朋友都在参与公益,比如秋天、林红他们,所以也有了一些关于公益的稿件。

我看过里面的故事之后,就特别受触动,也希望能够传播给更多人。最初发了几篇文章,有做自然教育的梁从诫老师、万小白、以及在西藏开盲校的老师……

但我们很快发现,只要是一发公益的文章,尤其是标题含有公益的文章,阅读量就会下降得很厉害。

是读者都不愿意关心公益呢,还是这些公益故事不够动人呢?困惑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我们才找到了症结所在:原来是我们讲公益故事的时候,方式不够有趣(笑)。

比如你要讲一个你参与某公益项目的故事,是什么原因决定参与、在参与过程中遇到过什么困难挫折、又怎么坚持下来的……这些心理历程是每个公益人都有的,也是公益故事独有的宝藏。

这些心路历程和情感,最能够打动读者、产生共鸣。把你的故事讲明白,大家理解了你的想法和做法,自然的也就愿意去支持、去参与公益了。

在改变了讲故事的方式之后,我们“奴隶社会”现在阅读传播最好的文章,很多都是公益故事。

可以说,公益组织的第一要务就是要“把故事讲好”,故事讲好了才能打动人,打动人才能吸引更多的人和撬动更多的资源,参与到公益中来。

所以,我选择将我人生的第一本书全部收入,全部都捐赠给银杏基金会,助力于公益传播。

在国际公司的多年工作经验,让我能轻松搞定诸多事务,但是当我来到北京后,却唯独被孩子的择校上学这件事儿给难倒了。

送孩子到公立学校,就等于把他填鸭式地培养成学习机器,而国际学校又太过西式,孩子的文化认同感都给淡化了。

于是我和我丈夫华章、好友郭小月合力创办了“一土学校”,尝试把公立和私立学校的精华都融入进来。

通过企业化的管理来运营学校、通过IT体系的研发为教师和学生服务、以个性化教育为目标,培养出内心充盈的孩子……这个教育创新试验,吸引了国内外教育专家和很多家长的目光。

一土在建立初期,就成立了一个拥有40名开发人员的IT团队,用专业的技术来为教师成长和学校运营提供支持。

在一土开发的APP软件上,老师可以跨时空与国内外教育专家交流,接触到更先进的教育理念;可以把学生的每日成长轨迹,用文字、图片、音频和视频等形式记录下来,帮助家长了解孩子的最新变化。

其实我做“一土学校”的动机想得更远,不仅仅是为了自己孩子的教育需求,更重要的是追求教育平等。

在许多偏远地区的乡村学校,他们的教学资源和设备都是非常陈旧且不足的,这次,我把一土开发的IT系统捐赠到了乡村学校。

在IT系统上,乡村学校的老师们可以接触到国际先进的教育理念,与海内外的教育界人士共同交流,还可以用电子记录给学生带来针对性的心理辅导……可以说是一举多得。

比如江西石下村小学,班主任叶慧敏老师所带的这个留守儿童占80%的班级,就利用一土IT系统,使班级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叶老师每天都将孩子们的表现、作业完成情况和个人想法……全都图文并茂地记录在APP上,让远在外地打工的留守儿童家长,可以每天看到孩子在学校真实的学习、生活状况,及时和孩子沟通,第一时间了解孩子的情况和变化。

对于乡村学校和老师来说,捐赠也可以是专业的。插上互联网翅膀的乡村老师学生,也可以在更辽阔的天空里翱翔。

从创新的个性化教育课堂,到乡村教学的一线实践,中间隔着巨大的差异。但是站在教师的角度来看,老师们遇到的问题又有很多相通之处,所以一土除了培养学生,帮助老师成长也是我们的目标之一。

所以我们不仅直接捐赠了1000位老师的学费,而且还设计了一个“特别”的机制:如果你不是乡村教师,也可以付费99元参加。每增加一位付费学员,就多增一个给乡村教师的1元特惠名额。

捐赠,并不是要有钱才能做。用自己现有的资源,去撬动更多的资源,也是一种捐赠行为。

好多人都认为比尔盖茨做公益是因为他有很多钱,我没钱,所以我不去做,但这种想法其实是错误的,公益是在于你如何去看,去倡导解决问题。

公益组织就是这样,通过自己本身的捐赠故事,去撬动更多资源参与到公益,起到一个整合效应。

声音可以捐赠、稿费可以捐赠、IT软件可以捐赠……每个捐赠行为的背后,都有它打动内心的故事。

从#我的捐赠故事#官网上线,就受到了知名明星、明星粉丝团的积极互动参与,其中不乏新一代00后。

在公益事业的道路上,有许多好的榜样,给年轻人一些激励、一些指引,他们可以凝聚出一股强大的力量。

#我的捐赠故事#起源于美国捐赠回馈日#GivingTuesday#衍生出来的#GivingStory#,鼓励人们把自己的捐赠故事用文字、图片、视频记录下来,分享出去,让更多同样温暖经历在其他人身上发生,同时向公众倡导人人参与的捐赠文化。

在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支持下,由广州市同道公益发展中心发起的#我的捐赠故事#今年首次落地中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